银虎斑猫

To 灵子:《双重回响》Repo的Part2


Chapter2   

              ——从《纸爱》到《剑定天下》

 

 

无论是在艺术的舞台、还是人生的舞台上,我都想和你并肩站在一起。

 

 

 

 

表·黄少天Side

 

 

说到黄少天,几乎所有人的第一印象都是活泼的话唠,我也不例外。不过,作为《全职高手》原作中盖了章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一定是个有着精准的眼光和细腻的心思的人——他身上的反差萌也就在此。很欣慰,《双重回响》中的黄少天,这一点表现得淋漓尽致。

 

 

《纸爱》的拍摄过程,恐怕是“机会主义”的最好体现了——一个偶然得来的角色,生生能被他演成了男二号!有机会,绝不放过,“一剑钉死”。

 

 

男神为我争取来的,怎么能放弃!

 

——脑补黄少天内心OS

 

 

同样,在戏外的生活中,这家伙“抓机会表现自己”的本事可也不差呢~笑。少天在两次吃饭的时候见识到了手残喻文州的惊天大招,进而忙不迭地帮文州夹菜。他迷恋自己的男神,崇拜这个令人尊敬的演员,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看到了他光鲜背后的小小“窘境”,哈哈。

 

 

“一群人热热闹闹吃火锅的时候,也会有人给他夹个爱吃的蟹籽包吗?”——我在大笑一场之后觉得,这些少天内心的OS非常非常温馨。

 

 

《双重回响》中的喻文州,早早地有了自己的事业。虽然比大多数人更早功成名就,但在懵懂青春时就踏入成年人世界的他,奔波、忙碌不合时宜地成为了常态,不可避免地缺少了来自亲近之人的关怀。对这样的喻文州,有时一个简单贴心的细节,就能让他感动很久。这,是不是黄少天在另一种意义上表现“机会主义”呢?呵呵(不是耍心机的意思啦!别误会!)。

 

 

黄少天看似大大咧咧、随和而冲动,但他每一次都能精准地抓到喻文州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从担心他能不能吃上自己爱吃的菜,到心疼自己不能在他拍“虐戏”时为他排忧解难,再到为他引荐歌坛天王……

 

 

他随时随地都能用一些细腻的举动温暖男神的心。而最重要的是,他的一切举动都不是刻意为之。

 

 

原来,他的内心深处,那个人已经渐渐有了不一样的位置。

 

 

 

 

表·喻文州Side

 

 

至于喻文州,在《双重回响》这一阶段的多数时候,显得非常高瞻远瞩——他已经开始为少天的未来之路做打算了。早在演唱会的现场,他就想到要怎样后续“炒作”、怎样为他找到能拿上台面的作品、怎样能趁热打铁……而后来,他真的一步步采取了相应的行动。

 

 

说到这里,不得不再次惊叹一下喻文州的“策划力”——就是他在《全职高手》原作中最为人称道的能力之一。灵子很细心地将喻文州的行动一步步地融在了文章当中:开始为少天的未来担忧→想着怎样为他铺路→后来在《纸爱》片场见到导演就开始不遗余力却又不动神色地夸奖黄少天→抓住偶然的机会为他争取角色→与导演和编剧商讨“改戏、合并人物、加台词”→间接为他争取到大片的男主角位置……

 

 

喻文州果然了不起,不动声色地为黄少天的人生又奠定了坚实的一步。

 

 

其实,我最为感慨的情节,是他希望提高黄少天在《纸爱》中的角色分量那一段。要知道,绝大部分导演、编剧,最“恨”的演员就是这种“自作主张”的家伙——懂不懂什么叫术业有专攻?你作为演员,难道懂怎么导戏、怎么写台词?!不会的东西少插手!演好你的戏才是本分!

 

 

作为演员,这个举动有些“僭越”之嫌。现实生活中,片场里从来都不乏这样的矛盾。尤其是一些大牌明星要改戏,导演和编剧总会在无奈至极的同时咬牙切齿。当时已经在演艺圈混了不少年头的喻文州,肯定明白这个道理。何况,他平时就是一个极有分寸的人,越轨的事情他肯定不喜欢。

 

 

但,为了黄少天,他迈出了这一步。

 

 

原来,他已经不满足于时不时对这个可爱的小红人插科打诨、闹闹玩玩了。他想要为那个人做些什么,即使那会让自己陷入尴尬的境地。

 

 

他开始思考,那个人对自己的意义。

 

 

 

 

里·黄少天Side

 

 

在遇到喻文州之前,黄少天多少有些“游戏人生”的心态(不是贬义)。或许,是父母感情不和给他的少年时代留下了一丝阴影,因此他才无比珍惜身边每一个快乐的瞬间。

 

 

无休无止的争吵,没完没了的混战,让他开始有意无意地逃避一些东西。也许就是从那时起,少天不喜欢强求任何事。

 

 

拍戏吗?开心就好了,能不能红,那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嘛(这里的意思,并不是他不认真,而是他没有那么卖力气)。恋爱吗?开心就好了,我们在一起玩、一起笑,让每一秒钟都是嘻嘻哈哈,就足够美妙了嘛。未来吗?嗯,不想那么远,反正一定还会像现在一样充满阳光嘛……不是很好吗?

 

 

那些离开他的女子,大概是感到自己没有办法走进黄少天那“嘻嘻哈哈”外表之下的丰富内心。而对黄少天来说,或许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让他的人生有种被“点亮”的感觉。

 

 

在过去的好多年,他每一天都在笑着度过。虽然难逃儿时的阴影,但他一直走得太顺,顺利到沉浸在风平浪静当中,忘记了大海之下无休无止的暗涌。

 

 

直到,他遇见了喻文州。

 

 

曾经抱着“玩票”心态的黄少天终于开始对自己的人生感到了一丝惶恐。那个人是那么美好、却又是那么遥不可及。如果说,黄少天在“起”阶段只是对喻文州感到佩服,那么到了“承”这个阶段,他在意识到自己对文州那不一样的情感之后,就无法不心疼他了。

 

 

之前,黄少天恐怕只是感慨喻文州“演得真好”,“真了不起”,“好厉害”。他深知体验派的不易,到现在他更是猛然意识到,那个人并没有系统学过表演。与受过训练、懂得技巧的表演系毕业生相比,他在拍戏的时候一定有更多力不从心的时刻。他究竟是怎样在一次次NG、一次次被骂到狗血淋头的时候,带着他一贯的微笑,吞下泪水和不甘,再重新调整情绪面对镜头,最终将那么多鲜活的角色留在了大家心里?!喻文州无疑是有天赋的。但他从来没有挥霍自己的这些天赋,而是用汗水将天赋浇铸得更加坚实。

 

 

那么,黄少天自己呢?科班出身、家境殷实、有人捧有人爱,但……他开始感到,如果不付出更多努力、而只是靠透支自己的才华走下去,他恐怕只会离喻文州越来越远。他希望喻文州成为一颗耀眼的明星,更希望自己能成为他未来助力的一部分。但,现在的自己,距离那个目标,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所谓真正的爱情,大概并不仅仅是让彼此更快乐,也是为了让彼此更完美。

 

 

他更坚定了要追上喻文州的脚步。这一次,不再仅仅是为了自己能够自信光鲜地站在他的身旁,更是为了让自己不要为他的未来增添任何不利的变数。

 

 

 

 

里·喻文州Side

 

 

和黄少天不同,《双重回响》里的喻文州一直是一个非常认真对待人生的人。由于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喻文州肯定是一个家教良好、知书达理而又非常审慎的人。不过,这种家庭氛围成就了那个温润如玉的喻文州,却也让他缺少了那么点儿“人间烟火”味。另外,前文就曾经提到过,过早迈入社会、不断与成年人交往过招的喻文州,总还是有所得也有所失——这失,就是他需要迅速披上成熟的外衣,也要放弃在无忧无虑的年龄肆意张狂的资格。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慢慢成长,只是奢望。

 

 

纵然喻文州不会对这样人生有什么不满,但,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压抑吧。

 

 

直到,他遇到了黄少天。

 

 

他感到了这个同龄人的直白和坦率。好像一抹亮色给一幅用色沉稳而优雅的画作添上了些生气,他的生活里突然闯入了这么一个充满活力的家伙。而后,他认定了这是个天赋异禀的年轻人,他惊讶于那个人充沛的精力、过人的灵气,更记住了那张永远灿烂的笑脸。

 

 

在一个纸醉金迷的圈子里,这样纯粹的笑容是多么地凤毛麟角,这样纯粹的心灵又是多么地寥若晨星。而他在日后对自己的“照料”和关怀,又是多么地令人心生熨帖,就像一股暖流缓缓融进了微凉的清泉。

 

 

或许,他也开始好奇,这样一个看似“没心没肺”的家伙为何总能在第一时间带给自己不断的惊喜,甚至是感动。直到那一晚,他们在那间有些凌乱的屋子里敞开心扉时,喻文州才猛然意识到黄少天内心深处或许已经结痂的伤痕——

 

 

原来,曾经的那些不快的经历,让黄少天对生活早就没有过多的苛求。原来,他对一个温馨家庭的定义,只是“能一起好好做一顿饭”。

 

 

所以,那个人开始笑着面对生活中的一切好与不好。这样的他,如何不让人喜爱,又如何不让人珍惜。

 

 

从那一刻起,喻文州开始想要守护这份美好。

 

 

那些自己错失的青春与张扬,那些难能可贵的单纯与高尚,那些令人动容的细心与周到。他想让这些美好永远凝固在黄少天的身上,不要被残酷的岁月抹杀。同时,他也发现了这个人的厉害之处(“机会主义”吧!笑~)——只要给他舞台,他就能够尽情表演,从来不会令人失望。

 

 

那么,让我为他的未来再铺下一点砖瓦吧。坦途并不会让他迷失自我,而只会让他最珍贵的部分闪闪发光。

 

 

——在《纸爱》的片场,他终究还是画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他——一只活泼、热情的小狮子,就像太阳一样地耀眼。当他将这只小狮子折进纸飞机的时候,一定带着宠溺的笑容。却不知,那个人已经偷偷地捡起了自己这份心意,暗自欣喜。

 

 

 

 

“……如果两人的人生轨迹早有重合,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做这种假设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如果我的过去没有你的参与,那么能不能让我试着在你的未来岁月里留下一些痕迹?

 

 

如果我的生命中能有你,那一定时时刻刻都充满了幸福。和你在一起,无论是表演还是论戏,都会充满无尽的灵感。和你在一起,即使是分享一碗泡面,也会变得无比温馨。

 

 

但,他们在此时,都没有贸然表露心迹。只因为,他们都太为对方着想,太怕自己给对方带来一丁点的不利因素。他们都在等待。等待自己变得足够强大的那一天,等待自己能给对方最坚实的臂膀和最坚定的后盾的那一天。

 

 

 

 

题外话:《双重回响》里的黄少天是中戏毕业的,嗯……那台词一定相当过关。中戏出身的在台词上的功底真是业界翘楚啊……最近我喜欢上的几个演员都是中戏的。

 

 

下面是一点搞笑:

 

 

王杰希同志在本文中的吐槽役深得人心!我看,大眼你不应该在锅里,而应该在碗里!

 

 

另外,有一些关于《江东双雄》的小感想。如果不考虑主演问题这一点,我意外觉得文州在全江东这个势力范围里最适合的角色是鲁肃哎……既有远大志向,又懂审时度势,双商都高的相才!超级喜欢啊!其实文州和少天一个鲁肃一个周瑜真的蛮合适耶(如果真的是演全《三国》的话)~~~~另外,如果把范围扩大到全三国,我莫名觉得文州非常适合演贾诩——心脏、沉稳,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辅佐一代枭雄的同时也能保全身家性命真心不容易呢!当然如果要是往“历史同人”那边靠的话,孔明其实也OK。另:叶修演曹操简直不要太合适!基本上就是纯粹的本色出演!!!

 @聆雪 


 


To 灵子 :《双重回响》Repo 的Part1

这篇repo是我早就答应灵子 @聆雪 要写的,其实前两章已经完成了。不过,我以前一直有个习惯,就是非要等整篇文彻底完结才打算给它“盖棺定论”,所以任何的repo都只写给完结文,或者一边看连载一边写,最后完结了再好好整理自己的整篇repo,然后一起发出去。

 

 

……所以给《双重回响》的repo就一直停留在了前两章的样子,一直压着没发……

 

 

不过,看目前的架势,我实在是……不知道这个战线的具体长度啦!保险起见,现在发出去一部分咯!

 

 

实不相瞒,我一向比较喜欢的是“正剧风”的作品。在看同人这件事情上,基本也遵循了这个规律。写这篇repo的那两天我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我喜欢的《全职》同人和作者,军事题材、历史题材、社会现实向题材的,占了85%以上。而我读的“欢乐甜”的作品是极个别,甚至可以说,从来没有主动去看过。

 

 

所有让我看到的“欢乐甜”作品,都有这么个规律:我看到某篇作品(大部分是比较严肃大气沉重的题材)→觉得这个作者的文章写得很不错→喜欢上了这个作者→哦,想看看这个作者的其它作品→咦?这个作者还写过欢乐甜呀→那就读读……

 

 

——基于这个原因,我读到了《双重回响》。

 

 

如果我当初没有看到灵子的其他文(其实,我一直是把灵子的某些……咳咳……文当作“正剧向”的作品来看的——本来我这个圈外人也是从这里才算真正对这个圈子有了点儿了解,以前只是多少知道它的存在),可能就永远不会有机会读到《双重回响》了。

 

 

所以,一定要说的是:灵子的文字真正吸引了我,你是一位让我可以跨越“题材”的障碍、进而喜欢上的作者。

 

 

但有一点我还是要声明:之前在和灵子讨论的时候就曾经发现一件事,就是很遗憾我确实长了个虐脑!连看甜文都能发现不一样的地方(我倒……真对不起),有些地方理解得确实有偏差。但我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在repo里保留一些我个人的见解。请你把它们当做另一个视角来看待,好吗?

 

 

 

 

Chapter1  

              ——从《推理时间》到《指纹》

 

 

也许,突然有那么一刹那,你会发现自己希望终其一生都想去追赶的背影。

 

 

它让你难以将目光移开,让你在灰暗的日子中瞬间看到了光明。它看上去遥不可及,却给你力量、给你信念、给你引导,让你的人生从漫无目的、甚至是混沌不堪变得充满激情。

 

 

但,或许又有那么一天,当你憧憬的对象真正来到你的身边时,你竟在“当头一棒”中惊讶地发现,人生总有那么些命中注定,让你措手不及的同时也更加惊喜:

 

 

原来这场追逐并不是你单方面的迷恋,而是你们走近彼此的过程。

 

 

这,无疑是最幸福的。

 

 

 

 

和《全职高手》原作一样,《双重回响》中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开始的身份也充满了“不对等”——只是这一次,他们俩的地位几乎调了个儿。

 

 

一个出场时已经是圈内大腕,距离影帝仅有一步之遥。另一个只是刚刚蹿红的小明星,功底扎实地位却不甚稳固。若说“众星捧月”,黄少天可能更加名副其实——毕竟,他才是当下受到关注更多的那一个。然而,喻文州毕竟已经早早站到了比他更高的位置,“众人的仰慕”对他而言早成浮云,说是俯视黄少天也并不夸张。

 

 

灵子的《双重回响》并没有采用喻黄之间常见的“一开始剑拔弩张”、“后来黄少天被喻文州征服”这样的戏码,而是让两人用一种近乎美好的形式见面。如灵子所说,这篇文的基调是非常之甜的。不过,对于一个习惯了看正剧向文章的人来说,总还是会从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品出些不一样的味道。

 

 

比如,在《双重回响》的开头,我总觉得喻黄两人在礼貌、友好的表象之下,多多少少有些隔膜。

 

 

这一段的故事如同一个双线索同时进行的侦探游戏,文州和少天在《推理时间》和《指纹》中不断探索那个令自己感兴趣的“他”。

 

 

 

 

黄少天Side

 

 

初次见面时,黄少天承袭了他在《全职高手》原作中的热情豪爽,同时也展现除了他懂事明理的一面——虽然头上容易炸毛、嘴上爱跑火车,但此人一向是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无论在《全职高手》原作,还是灵子的同人《双重回响》中,皆如此。

 

 

黄少天知道自己接下来肯定是要借男神的“势”,加上本身就有对男神的迷恋加成,他对喻文州异常热情的同时,也表现出了绝对的尊敬。一开始,他总是小心翼翼地谴词用句,不遗余力地“捧”喻文州,生怕自己的某个举动引起了男神的不满和不快。或许,他多少也在担心自己成为男神事业上的绊脚石,也害怕哪个“不合时宜”的要求让男神尴尬(上述观点灵子或许并不认可,但我确实是有这种感觉哈!)。

 

 

不要让男神讨厌我就好了吧。我还是愿意看着我的男神在人生的舞台上尽情表演。

 

——脑补黄少天内心OS

 

 

 

 

喻文州Side

 

 

两人初次见面时,喻文州还是像原作中的他一样,彬彬有礼、平易近人。但,若说他此时对黄少天没有一点别扭、不存在一点心结,那未免太“圣母白莲花”了——毕竟,喻文州多少也明白,作为公司销售策略的一部分,他要为“捧”黄少天分出不少时间和精力,他需要做一些对自己的事业没有助力、甚至可能与自己的意愿相悖的事情。

 

 

这一段,灵子描写的喻文州,和我对词句中的理解,有了点细微的差别。喻文州在面对魏老大几次三番的“推销”和“暗示”时,似乎也是多多少少带了点小情绪(然而我却觉得这样的文州更加可爱,真的)。在面对少天时,他为对方的热情所打动,但作为准影帝,他有点儿没太把少天当回事儿(这句不是贬义),是肯定的。

 

 

——《双重回响》的最初阶段,他们就是这样。在旁人(比如我)的眼里,他们之间的不对等还是显而易见的。若说鸿沟,未免言过其实。但若说全不存在,也未免太过傻白甜。

 

 

然而,随着剧情的发展,两个人的合作之路逐渐步入正轨,他们才开始发现对方不为人知的一面。

 

 

 

 

黄少天side

 

 

“我是不是在强人所难?”——这恐怕是黄少天在喻文州答应出演《推理时间》时最为担心的一点。但随着剧情的发展,几句对话之间,他发现了男神考虑问题的“维度”和自己最初担忧的并不一样。

 

 

所谓“这部网络剧合不合咖位”、“魏总是不是勉强别人”,都不是喻文州思考的重点。尽管已经在纸醉金迷、人情复杂的娱乐圈沉浮多年,喻文州更多的时候还是在想,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否对提升自己有帮助或者对事业有助力(当然,他对公司也是很有责任感的,不再赘述)。至于会不会影响身份、需不需要摆架子,从来都不是他所在意的。

 

 

这一次,黄少天稍微放下了心。

 

 

在对事业不懈追求的同时,生活中的喻文州却并不是一个死板的人。比如,他会非常坦率地揭自己的短:“其实我有意冲个影帝”。比如,他会非常坦率地展示窘境:“我虽然想拿奖,但也要赚钱的啊……”、“你男神最近都要吃土了”。比如,他会非常坦率地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社交恐惧症都要犯了”……

 

 

这个人其实比想象的好接近多了。

 

——脑补黄少天内心OS

 

 

而到了《推理时间》的片场,喻文州凭借变态的顾霈临“力压”戏里的祁逍小朋友,也震惊了戏外的黄少天。

 

 

那时,喻文州在表演,却又不仅仅是表演。体验派出身的喻文州,没有系统学习过“表”,却能以自己惊人的悟性和多年来掌握的丰富知识,来“演”——他将自己彻底变成了“顾医生”。或许,现场的许多人只记得对他发花痴,或者惊叹他的能力是如何吊炸天。但身为表演系科班出身、而且刚刚晋升为“喻文州熟人”的黄少天,却被那个人的努力、细心与专注深深吸引。

 

 

为了这个只露面一两次的角色,他到底花了多少时间揣摩剧本、花了多少心思琢磨人物?而在这之前,他究竟又用了多少年来增加自己的学识、磨练表演的技巧、思考演戏的真谛?那个人究竟在短短的二十多年中做了多少“有益人生”的积累,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将一个“变态”塑造成一个有血有肉有故事的人?!

 

 

到了《指纹》的拍摄现场,喻文州细腻的情、真挚的心更是让黄少天屏住了呼吸。

 

 

原来,喻文州居然会为了一个只在歌曲中出现的小角色痛苦、哭泣。原来,他可以为了这样一个并不严肃的剧本而对细节精雕细琢。此时此刻,他展现出的善良、敬业与友好,怎能不令那个“小红人”黄少天动容。

 

 

这就是我的男神。若有朝一日他成为影帝,绝不会有一丝一毫愧对这个名声。对于表演,他从未有一天将其作为“捞钱”的工具、或者赚取名声的手段。

 

——脑补黄少天内心OS

 

 

喻文州只是真心实意地热爱这份事业,将自己的心融进每一个角色之中,用自己的身心向观众展示一个个虚拟角色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甚至是整个人生。

 

 

正如灵子所说,就在此时,黄少天清楚意识到了自己和喻文州的差距。也就是在这里,黄少天突然找到了自己在事业上的目标。

 

 

男神,喻文州,我要追上你。

 

 

 

 

喻文州Side

 

 

相较于黄少天的活跃戏谑,喻文州无疑要沉稳得多。

 

 

而在我看来,《双重回响》中很完美地保留了《全职高手》原作中喻文州身上的一点,就是他的“掌控欲”(并非贬义)。

 

 

《全职高手》原作中,喻文州时刻给人游刃有余、运筹帷幄的印象——其实,在一个以“玩游戏”为生的电子竞技选手身上用这些高大上的词语,多少有些夸张。很多人对喻文州的解读简直可以用“霸道总裁的腹黑、金融大鳄的智商”来形容——这些,恐怕还是有点过度。

 

 

在我看来,喻文州之所以能做到一些其他选手难以做到的事情,并不是(至少不单单是)因为他的腹黑、聪明或者努力。更重要的一点是——

 

 

他从来不轻易做没有把握、超出自己控制范围的事情;也永远都会尽最大努力,让事情停留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

 

 

此外,如果想要的结果正好能落在自己掌握的范围内,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努力争取。如果想要的结果可能超出自己能够掌控的范围,他也绝不会使用龌龊的手段去达到目的,而是会拼尽全身力气,让事情尽可能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

 

 

(还是那句话,上面这些完全是褒义)

 

 

——《双重回响》中的喻文州,这一点被保留得非常非常非常好!!!这就是我最初在看本文的时候认为喻文州还原度较高的原因。在我看来,灵子很好地解读出了喻文州性格中的这个特点。了不起!

 

 

相较于黄少天认可喻文州之后毫不犹豫地激烈表达,喻文州显然是更加有分寸的。由于“认识”较晚,喻文州在黄少天已经“进入状态”后才开始慢慢了解他。可以看出,他在发现自己对黄少天有了一点“心动”的感觉后,是在一步步试探中处理自己和少天的关系的。

 

 

比如,他会“漫不经心”地告诉黄少天,自己已经把他的音乐循环了一整晚。比如,他会在黄少天激动得满头冒小花的时候,轻轻地说“不是说好了做彼此的Big  Leg吗”。比如,他会“煞有介事地笑着叹了口气”、告诉黄少天“黄少来日左手金影右手金唱片的时候还能记得我这点微不足道的奉献就……”

 

 

如果用同人圈常用的那种表达方式来形容,黄少天属于时时刻刻都在“发糖”的人。喻文州则是很会控制“糖”的数量,但却总是在最关键的几个时间点发大招,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他牢牢抓住了。

 

 

简而言之,喻文州时刻将两人关系的发展控制在可以让自己“进退得当”的程度(当然,他也在时刻省检自己的心动程度)。虽然难免又被说成“腹黑”,但我认为这件事完全可以有另一种更加积极的解读:喻文州无论在哪种关系里,给自己、给对方都留有足够的余地,并且时时刻刻做好“最坏的打算”——无论是一开始认为彼此只是单纯的合作伙伴,还是后来希望向伴侣的方向发展时,他都是这么做的。这样,不管事情进展到哪一步,都不会以尴尬的结局收场。

 

 

然而这一次,事态的发展,似乎多少有些超出喻文州原本的计划了。

 

 

他曾经以为,那些还算好听的音乐,那些看得过去的红剧,就是黄少天的全部了。他曾经以为,自己对他的认识,也就会停留在“基本认可”的程度。他曾经以为,凭借一点努力、运气加人脉,黄少天能够暂时“红火”一阵,之后可能就会像某些小明星一样,早早销声匿迹——一开始,他的确认为黄少天有玩票的成分在。

 

 

表面看来,这个人家境优越、前途无忧——那时,他还没有看到黄少天的“里”。

 

 

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一个他不需要出太多力的剧组,那个小明星突然“反手”给了他一个震撼。

 

 

那个人的双眼,居然是会说话的。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黄少天就是用自己的双眸,在无声无息中告诉喻文州,自己最闪亮的一面。

 

 

在《推理时间》的片场,喻文州在那个愤怒、痛心而又震惊的眼神背后,看到了一位阳光、正义、聪慧的小侦探。最后镜头捕捉到的那一瞬间,让喻文州第一次有了一丝动容——这与他描绘中的那个祁逍,分毫不差。

 

 

原来,你也像我一样,总是那么不遗余力地沉浸于角色的身心当中吗?

 

——脑补喻文州内心OS

 

 

不久之后,他在那间琴房,在那神采奕奕的双眸之后,又再度看到了一个上进、奔放、多才多艺的青年。

 

 

是谁说,专注的男人最有魅力?黄少天一定也想不到,自己的真挚、开朗、诚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打动了男神。

 

 

灵子说,喻文州突然发现了黄少天内心深处的“宝藏”——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原来,他和我一样,真心地爱着每一个舞台,真心地希望成为一名出色的艺术家,站在聚光灯下演绎人生百态。

 

——脑补喻文州内心OS

 

 

长在高岭处的冷艳之花,被一束突然照进来的光芒灼得暖洋洋。

 

 

 

 

在《双重回响》的“起”这个阶段的最高潮处,在我看来,是两人在片场用“诡异的台词”飙戏。

 

 

这看似搞笑的一场戏,其实是两个人第一次以平等的身份,正面交锋。

 

 

这一瞬间,他们终于不再是“男神”与“迷妹”,也不是“大咖”和“小红人”。而是两个真心热爱表演事业的人,突然发现了棋逢对手的美妙。

 

 

和《全职高手》原作中的他们一样,对于事业的专注、执着,让两个性格迥异的人终于彼此吸引。

 

 

在这场略带有“考验”意味的飙戏之后,他们对彼此已经从“认可”达到了“认同”。

 

 

从一个简陋的剧组到一段不长的MV,就在短短的几天之内,他们对彼此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我们都在不懈追求自己一生的梦想。

 

 

在我心里,你合格了。

 

 

我们要并肩前行,好不好?

 

 

事业是爱情的基础。无论在哪个世界里,喻黄两人大概都会因彼此的事业心而相互吸引。两个了不起的年轻艺人(未来会成为表演艺术家吧,哈哈),就此开始了他们人生的新旅程。

 

 

 

 

——从《推理时间》到《指纹》,两人在在秘影迷踪之中揣测着彼此的心思,并在另一方心上刻下了独一无二的印记。

 

 

彼时他们还不知道,对方也对自己悄悄地产生了名为“爱”的种子。

 

 

 

 

嗯,说点题外话。《推理时间》我是很有兴趣的,虽然看来不可能展开讲了,但感觉上会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的剧!其实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脑补除了许多祁逍、童谣、还有李警官三个人的戏啦!这部剧的主线情节到底是什么呢?思考中……哈哈。

 

 

 

TBC 顾名思义,下一章就是《承》啦!

 

 


To 聆雪 《双重回响》50章贺!——《千机》电影预告片(的文字版)

 @聆雪 


祝贺《双重回响》50章达成!!!希望文州和少天可以一直这么幸福下去!!!!!结果……某个老盯着主线情节之外的家伙……就这么盯上了文州的成名作之一……嗯哼!

 

之前看《双重回响》的时候就挺喜欢《千机》这故事的,哈哈!后来和灵子交流了之后,自个儿又开了一堆脑洞……我就……停不下来了……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自己YY之中的《千机》电影预告片!当然了,只是个文字描述版的,毕竟我木有那么大本事能直接凭空攒出一个片子来嘛!哈哈……当个乐子就好。

 

提前说几句:

 

1. 情节、画面什么的,都是我YY的,不过本文就是以描述画面为主的,所以严格说来……也看不太出具体的情节,大家自由心证就好;

 

2. 所有的场景都是以观众视角来描述的。比如,如果是“剪影”什么的,就表示观众看不出是谁。预告片开上帝视角不合适;

 

3. 同理,所有演员都以他们原本的名字出现——因为是观众视角嘛!观众在看片子之前也只认识演员,而不知道他们演的剧中人叫什么;

 

4. 每个镜头之间不一定是按照时间顺序、或者单纯的逻辑顺序排列的。电影预告片嘛,怎么回事大家都懂的。

 

为了方便看,我把灵子设定的演员和剧中人在这里列一下:

 

叶修      饰    余柏森

韩文清   饰    付铮

孙哲平   饰    宋寰宇

喻文州   饰    许之杨

张新杰   饰    徐知航

 

最后的最后强调一句:《千机》是灵子构思出来的,我只是拿着人家的劳动成果开个脑洞罢了哈哈!如果日后在《双重回响》中,《千机》有任何和本文不一样的,都以灵子的为准!!!

 

感谢灵子,给我机会把个无聊脑洞变成现实~~~~~爱你!!!!!

 

 

好了,正文开始:

 

 

————————————————————————————————

 

 

【】里为台词、背景声、音乐、转场描述。

「」里为字幕。

其余的就是画面描述啦。

 

 

 

 

【背景音乐起。节奏很慢,低音部分突出,情绪压抑】

天色阴沉,风起云涌。

入夜前,整个城市被笼罩在一片阴暗中。一间房屋窗帘紧闭。黯淡的台灯灯光洒在桌前,给房间带来了一丝微不可察的温馨。

→【镜头推到特写】一双漂亮的手在擦枪,动作轻柔却满带着坚定

→【画面逐渐推远】一个年轻人坐在床前的左侧身剪影。

【画面叠出】

 

 

 

【画面叠入】

【以下画面慢放处理】

出现另一名年轻人的右侧身剪影,似乎正和刚才镜头里消失的那个身影“背对背”一般。

→【画面快速推到中景】叶修坐在施工大楼中一间尚未装修好的房子的“窗”边(没安玻璃),一条腿曲起来搭在窗台上。版型出色的休闲西装歪歪斜斜地挂在他身上,扣子没有系好,领带也松开了半截。他半眯着眼睛,胡子拉碴,神情慵懒,嘴里叼着烟,笑容当中带着一丝自嘲。

 

→【闪入,插入叙事镜头,画面回到正常速度】叶修穿戴整洁,站在郊外一处空旷的草坪上。他低垂着眼帘,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无论是打扮,还是目光,都与上一个镜头里的懒散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似乎是装了什么白色物质的小玻璃瓶,将它丢到地上狠狠踩碎。再抬头时,他的目光里被无边的愤恨填满。

【叶修:“我发的誓,该兑现了。”】

 

→【叠画,转回之前工地窗前的画面,推到近景,画面再次慢放】叶修取出嘴里的烟,深深吐了一口,满屏幕顿时被烟雾笼罩。

→【画面推到特写】当烟雾散去,画面中间展现出叶修无比坚定的双眸,充满决绝。

【画面闪出】

 

 

 

【画面闪入】

【以下画面慢放处理】

画面快速切换到另一双眼部的特写。剑眉紧皱,目光炯炯,十分凶悍。

→【画面切换到此人的躯干部分】西装笔挺,展现出一种阳刚的力量。

→【特写】一双男人味十足的手,轻轻将西装的扣子扣上。

 

→【闪入,插入叙事镜头,画面回到正常速度】韩文清甩开试图阻止自己的亲信,向着一间似乎是办公室的地方大踏步走去。

【韩文清(画外音):“你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了?”】

→【叠画,特写】满身鲜血的中年人抬起头。

【沙哑的声音(画外音):“……你……别以为……那些假仁假义……能控制……”】

→【特写】韩文清的目光之中充满不解,以及无奈。

 

→【闪入,回到之前韩文清穿西装的画面,推到特写,画面再次慢放】韩文清的手缓慢地摸向桌边的枪,犹豫了一秒后,他动作轻柔地将枪握住,然后将它越攥越紧。

→【画面逐渐推远】韩文清的全身写照。

【画面淡出,逐渐黑屏,出字幕】

 

 

 

「  导演  褚衡  」

 

 

 

【背景音乐节奏依然很慢,整体声音较低沉,不安感隐藏在旋律中】

【画面淡入】

天边打雷了。

身着警服的孙哲平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着外面,眼神迷茫。他慢慢转过身,拉开抽屉看着里面。

【孙哲平(内心OS):“你到底把难题留给我了……呵……”】

→【画面推到特写】满抽屉的整齐的纸张、少量办公用品之间,一条明显是女人戴的项链引人注目。

 

 

 

【场景切换】

张新杰穿着休闲风衣,站在灯火通明的商业码头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如织的游人,看他们兴高采烈地登船、拍照。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露出诧异的表情,然后若有所思地将电话挂断、并把手机扔到水里,转身离去。

 

 

 

【场景切换】

几个人打着手电,在一间十分脏乱的出租屋里照来照去。从光线中,人们隐约能分辨出杂乱的衣物、凌乱的家具、七零八落的快餐食品包装盒,以及一闪而过的尸体。

→【镜头突然慢放】地上一支针管的特写,里面还残留着一些白色液体。

【某警官(画外音):“……小陈……死了。”】

【画面闪出】

 

 

 

【画面闪入】

黑帮里的日常场景快剪。飙车、开枪、动手打架的镜头都不少。韩文清和叶修在镜头里出没。

【韩文清(画外音):“解释。”】

【叶修(画外音):“不记得了。瞎话嘛,在我这儿就是左耳进右耳出。”】

 

 

 

【叠画,场景切换】

办公室里,一名警官背对观众,坐在办公桌后。在他面前,身穿清爽白衬衫、面带英气的喻文州悲愤而不解地看向前方。

→【画面闪入】喻文州的手部特写,逐渐握紧拳头。

【喻文州:“不可能!……他……不可能是叛徒……!”】

【音乐慢止】

 

 

 

【主题旋律响起,中慢板,气势恢宏】

【画面闪入】

韩文清西装笔挺,走路带风,后面跟着好几个手下。

→【画面切到对面】叶修迎面走来,仰起嘲讽的脸,看似要拦住韩文清的去路。但实际上他等韩文清走近的时候,凑到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叶修:“这是我的规矩。”】

韩文清偏过头去,带着异常狠戾的微笑看向叶修,点头。

 

 

 

【场景切换】

韩文清的手下将一个年轻人引荐给叶修。

【手下(对喻文州):“这是森哥。”】

喻文州身穿西装,目光迎向叶修,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起身时,眼中却略微扫过了一丝得意。叶修也看着喻文州,满脸嫌弃,同时也不忘露出不屑的笑容。

【叶修:“小白脸。”】

 

 

 

【场景切换】

张新杰一身商务精英打扮,戴着金丝边眼镜,和之前那身休闲装完全不是一个风格,但无论哪种样子,在他身上都显现出一种奇异的和谐。他站在某金融大楼的门口,自信又自卑地笑笑,与对面的喻文州瞬间擦肩而过。随后,张新杰将手里的手机拆开,做了些手脚,动作十分快速干净利落。几秒后,他就将自己融进人群,消失不见。就在这个时候,喻文州摸摸自己的口袋,发现多了一些他意料之外的东西。

【张新杰(画外音):“我早就成了一条变色龙,为了活着。”】

 

 

 

【场景切换】

孙哲平收到了一条信息。

→【特写】手机屏幕。信息上的文字:5月15日。碧山城小区。3-1206(明显下面还有字,但是没显示完!)

【孙哲平(默读):“这规模……!”】

 

 

 

【画面闪入】

韩文清站在父亲的墓前。

【韩文清(画外音):“不是朋友。”】

→【画面叠入】某个小喽啰跪在地上,手脚被绑嘴被堵,不住地发抖。叶修将手里的烟扔到地上踩灭,慢慢踱步走向对方。

【某人的声音(画外音):“森哥那个人……能动手就不动口。”】

枪口对准小喽罗,他非常害怕地摇头。

→【仰角拍摄】叶修手持枪口的镜头。

 

 

 

【场景切换】

孙哲平将衣冠不整的叶修压趴在一辆旧车的后备箱上。抓出手铐,将他双手反剪在身后铐住。满脸压抑不住的悲愤。

【孙哲平(压低声音):“你他妈就是这么给我控制局势的?!”】

 

 

 

【场景切换】

穿得挺邋遢的韩文清和张新杰在城乡结合处一间特别破烂的小食摊吃饭。韩文清看上去很轻松,但张新杰明显味同嚼蜡。

【韩文清(露出很亲切的笑容):“有什么话,就说。”】

【张新杰:“那批……您还是……”】

韩文清放下手里的筷子,看着张新杰,若有所思。

 

 

 

【场景切换】

几个人疯狂地在城市当中奔跑,后面有人持枪在追杀他们。不断有子弹飞过的声音。

【一男子:“糟了,被算计了!”】

某地发生了巨大的爆炸,火光冲天。几辆汽车的残骸朝着镜头的方向砸过来。

【画面闪出】

 

 

 

【画面闪入】

韩文清穿着和为父亲扫墓时同样的衣服。

【韩文清(内心OS):“大概……是同类。”】

【画面淡出】

 

 

 

【画面淡入】

室内,韩文清把玩着一支漂亮的笔,一幅“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对面的喻文州低头不语。

→【画面慢慢叠入】一只手颤抖地拿着针管的特写,眼看着就要扎进胳膊了。

→【特写】喻文州强作镇定、实则充满惶恐的侧脸。

【韩文清(画外音):“你是聪明人。”】

【画面淡出】

 

 

 

【画面淡入】

【回忆镜头,画面褪色处理】

一名身材挺拔的男子身着作训服,站在一片小高地上,只露出背影。附近的教学楼和操场隐约可见。比刚才要年轻一些的喻文州快步小跑上前,声音欢快,笑容灿烂,青春活力十足。

【喻文州:“学长!”】

前方的男子慢慢回过头来——是叶修。他看着喻文州,露出满是赞赏的笑容。

【画面淡出,逐渐黑屏】

 

 

 

【背景音乐节奏越来越慢,声音充满悲凉】

【字幕出现】

 

 

 

「  千   机  」

 

 

 

【画面淡入,恢复正常颜色】

脏乱不已的室内,一个小孩无助地看着自己鬼影一般的妈妈。桌子上的锡箔纸里,残留了一点白色粉末。光线阴暗,妈妈脖子上一条已经失去光泽的项链是画面中唯一的亮点(但是很模糊,必须仔细看才会有印象)。

【叶修(画外音):“没爹没妈。”】

 

 

 

【场景切换】

孙哲平看着叶修发狠地在训练室打沙包,走上前去,像是要考验他一般对他来了个背后偷袭。两人随即扭打在一起,一系列动作流畅至极,甚是好看。

【孙哲平(画外音):“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场景切换】

一名女记者在案发现场,十分敬业地对着摄像机做着现场报道。

【女记者:“就是在我身后的那块区域,警方刚刚将被害人抬走!警方没有透露与案情可能有关的任何信息!”】

 

 

 

【场景切换】

叶修冲进屋子,喻文州惊恐地抬起头来,能清楚地看到针管掉在他的身边。

【画面闪出】

 

 

 

【画面闪入】

韩文清衣冠楚楚,坐在一张整洁的桌子边品红酒。他十分内行地晃了晃手中的杯子,看着酒水的沉淀程度。

【韩文清(微笑,但是已经压不住怒火):“总有……自以为可以愚弄我的人。”】

→【画面叠入】喻文州被铐在一间阴暗的地下室。

→【近景】鞭子抽到他的身上。他的面部表情抽缩了一下,随即咬紧牙关,狠狠把惨叫声压下去。

→【特写】布满血丝的双眼透出倔强的目光。

【画面切出】

 

 

 

【画面切入】

张新杰一脸局促地站在叶修旁边,用手里的枪略微笨拙地指着叶修的头。

【张新杰:“害他的,是谁?”】

 

 

 

【画面淡入】

孙哲平看着手里的项链。

 

→【插入回忆镜头】穿着便装的叶修将一条项链递给孙哲平。孙哲平低头看着手里的项链,目送着叶修远去的身影。

【孙哲平(内心OS):“这么做……是不是错得离谱……”】

 

→【画面叠入】叶修和韩文清都穿着简单的休闲装,身上破了不少口子,脸上也沾满血迹。天上下着大雨,他们都被淋湿了。两人勾肩搭背、步履蹒跚地走在一条黑暗的小巷子里,突然双双大笑起来,跌坐在地。叶修用手捂住眼睛,韩文清侧过头去看他,微微地点头。

【孙哲平(画外音,内心OS):“……纯白到纯黑之间,有那么多灰色……黑,可以用白冲淡……即使变灰,也能朝白色近一点……”】

 

→【画面叠入】喻文州坐在夜总会的沙发上,手里端着洋酒,和其他人一起对公关小姐嬉笑怒骂。不过,就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一瞬间,他的目光突然变得那么犀利,但,也只有那一瞬间。

【叶修(画外音,内心OS):“……能把黑色冲淡的白……可是,哪儿能找到那么纯粹的白呢?何况……这世界上本来也没有那么纯粹的黑……”】

【画面淡出】

 

 

 

【慢板音乐渐渐弱下去,响起速度特别快的背景乐】

【以下是一组主人公们在各种行动中的镜头快剪,篇幅略长】

叶修在一个类似码头仓库的地方刻下暗号。

【场景切换】

 

【褪色画面】年轻时代的孙哲平在码头附近,和四周黑压压的人开枪交火。在他的身边,已经有四五个人倒在枪林弹雨之中,而他还在拼命地射击。

【场景切换】

 

【画面恢复正常颜色】

张新杰扶着一个人进了医院,将那个人托付给医生后,他转身闪进了楼梯间。

【场景切换】

 

韩文清看着某人发给他的电子邮件,手托腮,一脸阴谋诡计。

【场景切换】

 

喻文州持枪藏在一栋建筑物的后方,明显以为已经躲过一劫的人经过附近,却一瞬间被闪身而出的喻文州一枪毙命。

【场景切换】

 

孙哲平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对面的案情分析兼记事板上乱七八糟的内容

→【镜头转为特写】明显是警方视角拍到的,叶修和韩文清两人的照片。

【场景切换】

 

韩文清直挺着胸膛,向着几个已经丢盔弃甲的人开枪。

【场景切换】

 

喻文州生涩地抽着烟,似乎在等什么人。

【场景切换】

 

张新杰一身学生打扮,在某个看上去像是大学后门的地方用手枪砸中了一个人的头,血花四溅。

【场景切换】

 

叶修翻身越过一堵墙,倒地翻滚,躲过了几发飞来的子弹。然后还快速对着自己的对手开枪,十分精准,弹无虚发。

【画面快速切出】

 

 

 

【画面快速切入】

叶修狠狠抽了喻文州一个耳光,双眸中简直要燃起火来。

【叶修(前面几个字说得很压抑,最后两个字是怒吼出来的):“没有人告诉过你那个数吗……?!我告诉你,是零!!!”】

 

 

 

【音乐速度继续加快】

警局里,一群人行色匆匆。【一组警局日常镜头快剪】

→【近景】一名女警官盯着电脑屏幕,突然双目圆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画面叠入】喻文州对一名美艳却不失帅气的女子“壁咚”,表情邪魅,看上去简直是情场老手。对面的女子十分镇定地看着他。

【女警官(画外音):“资料……全被抹掉了……?!”】

【画面闪出】

 

 

 

【画面闪入】

韩文清紧紧攥着手里的东西。

【韩文清:“他没那个本事。”】

 

 

 

【画面闪入】

孙哲平隐蔽在院子的灌木丛里,用对讲机对一群自己的手下下命令。警察们闯进一座略嫌破旧的居民楼。当为首的那一个砸开门冲进去时,才发现早已人去楼空。

 

 

 

【画面闪入】

某豪华酒店房间里,衣着轻薄的女子看向穿得一丝不苟的张新杰。

【女子娇嗔的声音:“嘿嘿……就知道你舍不得坑他呀……”】

张新杰递给女子一个小小的纸包,神情令人捉摸不透。女子用纤纤玉指将小包夹起,收起了刚才的娇媚,神色有些深沉。

【张新杰:“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此处出现了主题旋律的变奏,原本高亢辉煌的调子变得十分灰暗】

【画面转换】

叶修和喻文州并排站在一个小巷子里,叶修的双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走上前去揪住了喻文州的领子。

【叶修:“我艹,你是活腻歪了……?!”】

【喻文州(一开始眼睛看着地面,说到后来抬头盯着叶修):“……木已成舟……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画面叠出,叠入】

两个人背对着对方,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音乐速度减慢,片头的旋律再现】

【画面回到一开始擦枪的镜头,这时观众已经能看出那个人是喻文州】

→【再叠出,画面转为褪色】两双手的特写。

→一只手将枪转递到另一只手上。

→【镜头推到中景】年轻一些的叶修和喻文州穿着警校制服,坐在看上去像是训练室的地方。

【叶修:“一会儿试试,记得感恩戴德!知不知道费多大劲才让教官点头的。”】

喻文表情惊喜,清亮的双眸透露着崇拜、感激。叶修也回看自己的后辈,目光充满了“慈爱”。

【喻文州:“学长……”】

【叶修:“哎,叫哥就行。”】

→【特写】喻文州的表情特写,某个称呼呼之欲出。

【画面淡出】

 

 

 

【画面淡入,恢复正常颜色】

喻文州目光涣散地盯着眼前的一具尸体,手里的枪不断地颤抖。

【喻文州(画外音):“你走,我留。”】

 

 

 

【画面叠出,场景转换】

喻文州站在韩文清面前。气势上,韩文清明显压了喻文州一头,但是喻文州依然毫无惧色。

【韩文清:“……自己筹码不够的时候押这么大。结局应该什么样?嗯?”】

韩文清边说边朝着喻文州逼近。

【喻文州(微笑,慢条斯理):“可是……如果我已经暗地里……把对方的筹码全搬空了呢?”】

【画面闪出】

 

 

 

【画面闪入】

叶修站在地下室看着眼前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喻文州,难得地露出了一丝惊惧的表情。

【喻文州(气若游丝):“……哥……”】

【音乐进入节奏最快的部分】

叶修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眼泪似乎就要涌出来。

→情绪积累到极点的叶修几乎要爆发,他颤抖着掏出枪来。

【出字幕】

「领衔主演  叶修」

 

 

 

【场景切换】

韩文清坐在豪华的老板椅上,全身紧绷。

【出字幕】

「领衔主演  韩文清」

 

 

 

【场景切换】

孙哲平、喻文州、张新杰的日常片段,快剪。

【出字幕】

「主演  孙哲平  喻文州  张新杰」

 

 

 

【音乐戛然而止,再进入最后的旋律】

一组主人公们的快剪镜头。

 

 

 

【出字幕】

「  8月17日  」

 

 

 

「  千机万变  」

 

 

 

——完——